跟着唐诗宋词去旅游:昔日烽火连天 今朝怀古问道

尊龙人生就是波

2018-10-03

  塞下曲  王昌龄(唐)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王昌龄的《塞下曲》,与其众多的边塞诗一样,冷峻而写真地描述西部的荒凉孤寂和战争的残酷。

当年的他,走大漠、过雄关、入孤城、观烽火、闻羌笛,苍茫之风吹进胸,激愤昂然之情立心头。

诗中的临洮正是现在的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诗中所述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依然在,其他的则以另一种方式走过岁月,在高原之上站成一道风景。   昔日长城战,说的是唐军与吐谷浑在古洮州(今临潭)的战斗。 早在西晋怀帝永嘉末年,吐谷浑就占据了洮阳(今临潭),并修建了牛头城。 此城因从高处看,城郭为倒梯形,前低后高,上宽下窄,其形如牛,故名。

当年的长城战所在的长城堡就离牛头城不远。

现如今,坐落在龙首山的牛头城,已属文物。 虽有残缺但仍然壮观的土城墙,以及高高的烽燧,可以让我们在当下与历史间自由穿越。   作为兵塞要地的临潭,从吐谷浑时代开始,饱受战乱。 正因为如此,现在,边墙、烽燧和古城堡成为临潭历史风貌旅游的三大标志。

这些边墙、烽燧和古城堡的城墙,都是用土夯成的,没有石头或其他材质的底座,仿佛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又像是站立于大地。

  走在群山,时不时可见土墙沿山而行,古老的容颜,有一种厚重之美。

烽火墩在临潭的新旧两城周边以辐射状构建,遥相呼应,但已无法辨别建筑的具体年代。 九七版《临潭县志》记载其数量为101座,民间有十里塘汛五里墩的说法。 现在,许多烽燧已潜回岁月深处,但仍有许多顽强地坚守。

完整保留的烽墩有八龙川顶的八龙墩、达子沟脑的石沟墩、包家寺背后的包家大墩、钦子沟西侧的钦子墩、卓逊堡西边的卓逊墩等。

山顶上的这些烽燧,高大、粗壮,犹如西部汉子一样,有一种雄浑之力。   如今的临潭,梯田环山绕,大面积种植油菜花等,形成景观农业。 夏秋时节,层次丰富、线条优雅、图案大美、富有立体感的山坡山谷和平缓之地,极为壮美。

在这其中的边墙、烽燧,时而忽隐忽现,时而赫然矗立,雄健与柔美、沧桑与温和、历史与当下,就这样让人叹为观止,倍感愉悦。

  战斗有攻有守,自然少不了城堡。

据史料记载,洮州境内历代所建寨堡有130多处,政治军事要堡有37处。

  在临潭,最有名的当数洮州卫城,这是目前中国目前保存最完整的为数不多的卫城。 洮州卫城是明朝洪武年间在原洪和城的基础上兴建的,据说,后山的土城墙和烽燧就是原洪和城的。 而洪和城则是吐谷浑时代与牛头城和洮阳城并列的三大城堡之一。   洮州卫城依山而建,平面呈不规则形状,南面平川地带的南墙较直,北部城墙依山形走势曲折,东北高西南低。 城周黄土夯筑。

城外有护城壕,城墙有雉堞。

城四面各有城门一座,城门砖券,城西北墙又开水西门一座,门外有水池,城西北部沿山体又筑一道墙,长540米,为外城。 南墙外筑马面6座,东南角、西南角筑角墩,城外周围山峰上有多处烽火台,与卫城互相呼应,共同构成完整的防御体系。

明代洮州卫城集城墙、烽火台、古建筑于一体,是古代劳动人民艺术智慧的结晶,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2003年11月甘肃省人民政府正式命名明代洮州卫城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正积极申报洮州卫城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当地许多老人心里,洮州卫城就是缩小版的明皇城。 城中许多居民的祖先自江淮而来,数百年,这里的江淮遗风依旧浓郁。 许多百姓平常生活中就身着明代江淮风格的服饰,城内处处可见明代遗迹。 徽派风格的建筑,成为古城的重要气质。

  为安慰大批被强制迁徙西北高原洮州地域的江南移民,凝聚其人心,明朝统治者遂将常遇春、沐英、胡大海、徐达、李文忠等十八位王侯将领,按照方位及居住特点,封为十八路龙神。

于是,就有了洮州临潭新城内,以城隍庙为中心,民间赛神相聚祭祀十八位龙神大型活动农历五月初五端阳节迎神赛会。   如今这项原生态的民间活动,成为旅游中不可多得的景观。

场面宏大,气氛自然而热烈,粗犷的西部和柔软的江南,是生活的、也是旅游的新看点。